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企业动态
CATEGORIES新闻中心

鸡年最贵的一窝鸡 全在那些鸡缸杯里

来源:本站 最后更新:2017-05-02 10:10:57 编辑:编辑部门 浏览:2947次

迄今全世界最贵的一窝鸡,应该是2014年香港苏富比(微博)春拍的明朝成化斗彩瓷“鸡缸杯”上的那一窝了。成交价(含佣金)达港币2.8亿元!为了创造出这个天价,市场舆论说这个杯是成化皇帝的御用之物。迄今全世界仅存9件。当初每件便值“十万金”。香港的一位颇有名气的古董中介商更是将那个本是象征意义的铜钱“十万金”,明确为值“十万两黄金”!或许正是这样,上海那位驰名中外收藏界的任性哥便解囊纳为己有。不仅创下了一个中国瓷器的价格高度,而且也打开了一串收藏话题,有说买了假货的,有说不值这个价钱的。买家用这只杯喝了一次茶,更是引来群起而攻之,说是对中国文物之大不敬!哪有那么严重。他花钱买的杯,用这杯来喝口茶,既符合物权法,也在体现物尽其用的价值法则。值不值这个价也要辩证看待,收藏本来就是一种个人的文化行为。它的商业属性也是一种精神消费,而非可量化的物质消费。对于自己喜爱之物花再多的钱,全在乎心甘情愿。历史上不就有“不爱江山爱美人”之人吗?比起万里河山,两亿多元钱财应是区区之数了。

图1图1

  不过,作为收藏文化研究,是有必要对这件已经具备标杆价值指向价值的“鸡缸杯”,来一番梳理的。

  一、这件天价鸡缸杯的图案,表现的主题应该是什么?

  至今在阐释鸡缸杯上的那些鸡时,不少舆论依旧在人云亦云,将其指向一种帝王情愫,说是成化皇帝为讨好万贵妃而定制出鸡缸杯。是御用之物,是那段有着“母子恋”般经历的母鸡对小鸡温存的回忆。这就顺理成章地将鸡缸杯定位于皇帝用品,从而极大彰显出古董收藏中“物以稀为贵”的首要价格指向。为此还制造了鸡缸杯存世才9件,其中只有3件在民间收藏的这么个数据。应该说拍卖前这样的灌输是完全征服了买家的。所以买家才在回答记者为什么要用这件天价鸡缸杯喝茶的提问时说:“这杯子距今600年了,当年皇帝、妃子都应该拿它来用过,我无非是想吸一口仙气。”

  笔者不赞同预设在这只天价鸡缸杯上,对主题纹饰“鸡”的解读。鸡不是皇帝一个人的感情寄托,应该是民间大众的一种价值取向。金鸡报晓,自古以来中国人把这特征附会到阴阳五行说,认为鸡鸣带来日出,故属阳,属火。能与象征生命意义的日出连在一起,这就使在太阳下生长的人与万物对鸡的肃然起敬。汉书《新序·杂事第五·鸿鹄与鸡》就写道:“君独不见鸡乎?头戴冠者,文也;足付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勇也;见食相呼,仁也;守夜不失时,信也。”后竟将这文、武、勇、仁、信谓之为中国人的道德高地“五德”。人们视鸡为有神性的辟邪之物和吉祥的象征。“鸡食五毒”成了镇恶压邪驱毒除秽的大众诉求和具像表达。明白了这样的文化传承,就能较为准确地解读历史留下来的那些艺术符号。重庆大足石刻是具有世界影响的石刻。群雕中有一个置身于魍魉地狱的养鸡女。这尊美轮美奂的造像,引来无数中外美学家竞折腰。只可惜对她的解读有些不伦不类,说什么养鸡最终也是“杀生”,所以既便是貌美心善的养鸡女也是要入地狱的!但如果以鸡的镇恶压邪功能来看,养鸡女掀开鸡笼放出鸡群,为的是让鸡如同在人间一样,在地狱中也去驱邪除毒。美好的行为出自美丽的人物,逻辑便成立了。

图2图2
图3图3

  明朝自开国皇帝朱元璋始,便将“崇正黜邪”定为举国上下的信仰准则。到了成化朝更是发展到顶峰。宪宗崇尚方术信纳释教。在器物的装饰中大量采用各式轮花、梵文、莲花以及八吉祥纹、八宝纹等。作为“破除一切邪恶力量”传统象征的“鸡”纹,更是层出不穷。笔者在香港《云窝楼》的收藏中看到落有“大明成化年制”方框款的青花鸡纹瓶。(图二)鸡纹的缸式瓜楞形杯。(图三)笔者从研究文章中明白:“从御窑厂周边出土的鸡缸杯残片得知,这样杯子形状、花纹各不相同。”台湾的明瓷研究学者曾肃良先生将这些杯子归纳为6大类别。大陆的收藏研究学者韦雪槐先生统计出仅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馆便收藏有与此天价鸡缸杯同一型制的鸡缸杯达11件,列举出各地馆藏的这一型制鸡缸杯的画法达7种。

  其二、“天价”鸡缸杯就一定是史籍所指的那件“御前”之物吗?

  明《神宗实录》有载:“神宗时尚食,御前有成化彩鸡缸杯一双,值钱十万。”这或许是文献中唯一的将成化鸡缸杯指向明朝皇帝的记录。笔者以为面对这20个字,我们的思考至少应有3个细分:1、成化皇帝的重孙万历皇帝是在祀奉鸡缸杯呢?还是在使用鸡缸杯?笔者以为是前者。万历是最懒的一个中国皇帝,在位期间约有二十年不上朝视事,整天在深宫禁苑奉佛崇道,祭祀祖先。先祖的鸡缸杯应该是陈设在万历餐室中的供品。2、这件鸡缸杯“值钱十万”是当年的物价吗?笔者以为不是。是历史批评万历奢靡的一种曲笔。《明史》卷二百一十六黄凤翔传载:“(南京国子祭酒黄凤翔)上疏言:‘窃见都城寺观,丹碧荧煌,梵刹之供奉,斋醮之祈禳,何一不糜内帑。与其要福于冥漠之鬼神,孰若广施于孑遗之赤子。’帝不能用。”“值钱十万”大概算是对“何一不靡内帑”的一种指证。3、最关键的是万历“御前”的那件“成化彩鸡缸杯”就一定是创出天价的那件成化斗彩鸡缸杯吗?笔者以为不一定。首先从杯形来看,天价杯的杯形,一点没有“缸”的形态概念,它更像一个碗,迷你型的成化朝时尚的卧足碗。缸的型体应该是直腰收腹的圆筒形。2014年香港佳士得春拍的“明成化青花缸”是这样的,同年北京保利春拍的“清乾隆粉彩御题诗鸡缸杯”也是这样的,本文图二的“鸡缸杯”还是这样的。

  再看天价杯上的绘画,算是一种粗放之笔。是一种追求批量生产的快工之法,完全不是常规的贡品上的细腻表述,更何况成化皇帝擅长丹青,这样的画作怎能进入他的法眼!当然,近代的美术史家,将明中期出现在绘画上的用笔率意自然,崇尚流畅快意的减笔风格,指认为一种减笔写意画风,并体现在明晚期陈淳、徐谓等大家的画作上和嘉万朝代的一些官窑瓷器上,但从现今可见的成化朝绘画和瓷作上,那种减笔写意的画法并没占主导地位。因此,天价鸡缸杯从绘画表现上来看,作为皇家用品的可能性不大。

图4图4

  那末,万历皇帝“御前”的成化鸡缸杯应该是什么模样呢?笔者以为应该是乾隆皇帝下旨仿制的那种鸡缸杯。亦即前面提到的“清乾隆粉彩御题诗鸡缸杯”(图四)。该杯上的御题诗说:“朱明去此弗甚遥,宣成雅具时犹见。”乾隆是目睹把玩过多件“宣(德)成(化)雅具”的,应该包括了多种形态的成化鸡缸杯。乾隆作为也是一个皇帝并且是个大收藏家,他下旨仿的成化鸡缸杯应该更具备皇家品味,换言之乾隆仿的鸡缸杯更有可能是万历“御前”那种成化鸡缸杯。这种鸡缸杯与天价鸡缸杯从造型到画工都截然不同,它有着“缸”的造型,保留了鸡吃虫的“崇正黜邪”主题。但比天价鸡缸杯增加了技术难度和审美高度。乾隆认定的鸡缸杯多了一个渲染“大吉(鸡)”气氛的童子。或许乾隆的这个认定,是他采纳了康熙朝大学士、大收藏家高士奇(江村)所著《成窑鸡缸杯注》中“娃娃五婴儿相戏也”的提示。我们看见这个童子的发结是明朝的,他的衣着是明朝的,他的服装设色也和成化斗彩瓷上的服装设色一样,都是在用珍贵的象征仙气的紫色。图五、图六是笔者收藏的一件落“大明成化年制”方框款的长颈瓶,主题人物的服装设色便是紫色。只是成化器用油剂调出的紫色没有乾隆器用粉彩表现的紫色那么活鲜。成化器的设色方法是不分浓淡阴阳的平涂,而乾隆器的设色已有层次感。

图5图5
图6图6

  第三,天价鸡缸杯出现后,一些收藏行家里手耿耿于怀的是斗彩鸡缸杯本是成窑中的中等产品,何以天价有之?

  笔者以为,这天价的横空出世,可能既有历史上价格泡沫的遗韵,又仰仗于当今拍卖行的经营有术。成化瓷的高价在历史上已是有名的了,沈德符《万历野获编》称:“玩好之物,以古为贵,惟本朝则不然,永乐之剔红、宣德之铜、成化之窑,其价遂与古敌。”王世贞《觚不觚录》也说:“窑器当重官汝,而十五年来忽重宣德,以至永乐,成化,价亦骤增十倍。”或许在这样的泡沫效应下,便出现了“神宗时尚食,御前有成化彩鸡缸杯一双,值钱十万。”“成窑酒杯,每对至博银百金”一类的古说。虽然后有人指出:“其中十万之值与白银百金相近,‘值钱十万’应指鸡缸杯的价值等于当时流通的铜制十万枚制钱。”甚至还说“十万”是形容多的虚数。可悲的是这样的“铜钱”“虚数”,在天价鸡缸杯出现的前后,被人强指为值十万两黄金。呜呼!

  天价鸡缸杯问世后,有大陆媒体披露:“这只鸡缸杯从1949年起,共有五次转手经历。1949年,香港古玩收藏家仇炎之以1000元港币购得这只当时行家们都以为是假货的明代成化斗彩鸡缸杯;在20世纪50年代,它成为了伦敦收藏家Leopold Dreytus夫人的藏品,1980年11月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这只鸡缸杯拍出了528万港元,竞得者为日本著名藏家、有‘小拿破仑’之称的坂本五郎;1999年4月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这只品相完好的鸡缸杯拍出了2917万港元的天价,成为当时中国古代瓷器在国际拍卖市场上的最高成交纪录,竞得者为玫茵堂主人、瑞士银行家Zueiiig兄弟,2014年4月,仍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这只鸡缸杯第五次上拍,从1.6亿港元起拍,最后,苏富比亚洲区总裁程寿康电话委托以2.5亿港元的价格竞得,加上佣金为2.81亿港元,再次刷新了中国瓷器的全球拍卖纪录,而竞得者就是上海藏家刘益谦。”笔者对上述报导油生出4个印象:1、这只鸡缸杯低价卖给外国人,后又超高价从外国人那里买回的都是中国人。2、制造出这个价格阶梯和价格飞跃的竞是同一家外国拍行。3、中国人出高价是因为听信了这只杯是中国皇帝的用物。之前两次外国人得手的拍卖中也提示出此杯是皇帝用物吗?此外,这样一手操办出来的“传承有序”,似乎就将“当时行家们都以为是假货”之物,变成了“刷新了中国瓷器的全球拍卖纪录”的绝真之物。如果能如此继续,笔者希望这家拍卖行的百年老店,在下轮的转手中,将这件天价鸡缸杯在外国人买家那里,再刷新出一个全球拍卖纪录。笔者定会佩服得五体投地,相信许多人也在试目以待。

联系我们                                                                                                                                                                                                    中投银建国际拍卖(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电话:13501321107     

公司邮箱:ztyjpm@126.com                         京ICP备:0100152112-01                                                                                                                  

雅昌艺术网   北京拍卖公司